大发分分3D欢迎您: 游客 ,  【登录】  【注册
新手上路|江山论坛|返回首页|返回上级列表

精品 【心灵】那个雷雨交加的黎明(散文)

作者透明秋语  阅读:461  发表时间2019-10-07 22:02:36
摘要:至今都还记得在雷电中抄收报文的情景……


   从值班室里走出来,雨已经停了。
   风还在刮着,发出一阵阵明显力不从心的呼啸,似乎对在清晨就结束的这场暴风雨感到还不甘心,还想再展现出自己的余威一样。伴随着这时大时小的风,有沉闷的雷声在远方回响,表达着相同的意愿。几只灰喜鹊在阵地边的树上叫着,迎接着新一天的到来。远处有八哥好听的歌声。经过长时间雨水的冲刷,所有的植物都是这么洁净,青翠欲滴,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。
   头有些发胀,耳朵里像是蒙上了一层纱布似的,听什么都不太清晰,走路也轻飘飘的,有一种踩在棉花上的感觉。我知道,这是极度紧张后身体表现出来的现象,也是那些炸雷所带来的后果。
   雨是在我接班后才下起来的,黎明前的一班,是公认的最困乏的时候,刚走出寝室门时,天空中还有星星在闪烁,风也不是那么大,可和班长办完了交接手续,在电台前坐下来,进入守听状态之时,一声炸雷就毫无征兆地从天而降,声音之大,让人的头皮为之一麻。赶紧朝外看了一眼,远远瞥见班长快步朝营区跑去的身影。
   闪电接连而来,催促着雷声快一点震响。我不敢怠慢,赶紧站起来走到窗前,将设在窗户旁的一个闸刀拉向下方,把电台天线从平时状态转换成避雷状态,又迅速检查了各种电器的接地情况,这才重新回到电台前坐下。
   从收讯机里传出的信号很不稳定,背景的杂音太强,还伴随着一阵阵炸裂的声音,每当有闪电掠过,那种炸裂的声音就更强。更要命的是,还有个很强的干扰信号得意地响着,那是一个不知设在何处的电台用和我们紧邻的频率发着报,与一个不知名的电台联络着。我分辨不出是哪个电台,那手法很陌生,以前从来就没有听到过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这不是我们系列的电台。他们的通讯用语也和我们不一样,就是认真地听,也不清楚在述说着什么。这个干扰源相当繁忙,一阵联系之后,就开始了发报了。长长的报文,有点像我们训练台的样子,但手法却并不好,拖泥带水的,特别是在三点并列时,有些含糊,飘浮不定,不熟悉这种手法的人,很难顺利地抄下报文。我发出个轻轻的鼻音,表示了一种轻蔑。
   前几天连队就传达了上级的指示,说是最近敌台对我方电台的干扰活动有增无减。他们用超强功率的电台无休止地对我们实施电子干扰,要我们提高警惕。看来,这情况今天让我给遇上了。指挥所没有电文传出倒也罢了,要是有电文发下来,就得要在大片的干扰声中,仔细分辨,将电文准确无误地抄收下来。如果是命令雷达开机呢?那就更要细心了,因为你得在干扰声中收听指挥所的信号,并将空情及时地传递出去。不知指挥所那边收听我们的信号是怎样一种情况,但这么强的雷电,信号不好是肯定的了。
   也是这样的夏天,也是这样的雨夜,一封加急电报从指挥所电台发出,那是一封长达数百多字的电文,在嘈杂的干扰声中,在一个接一个响起的雷声里,我仔细地聆听,认真地抄写,竟然一次全部抄了下来。但是,也付出了耳朵被炸雷震得发蒙,接连好些天都耳鸣的代价。对于一名报务员来说,手法和听力,是自己干好工作的本钱,经常在雷电干扰中抄写报文,那是会损伤听力的。
   随着时代的发展,天空中的无线电信号越来越多,越来越密集,发生频率碰撞的情况就在所难免,再加上敌台有意识地干扰,当今的报务员承担着比前辈更大的压力。以前那种打开收讯机,调到预定的频率,就能听到清晰声音的情况越来越少见了。更多的时候,需要我们抗干扰工作。我虽然暗自祈祷,不要再遇上那天晚上的事情,但也做好了在这坏天气里抄收电文的思想准备。
   伸手打开另外一台收讯机的电源开关,看着它的指示灯发出一道柔和的光来,将声音调到外放,一边守听着耳机里的讯号,一边左右细调着与指挥所联系的频率,想摆脱这不明电台的干扰,可是尝试好久也没有成功。只得将频率调回原处,关上了机。
   那个不明电台就像块讨厌牛皮糖,紧贴着我们的工作频率得意地响着,发着似乎永远也发不完的电文。考虑到班长在交班前才与指挥所进行了联系,校正了频率,不好在这个时候又通知油机班发电。就将耳机紧贴在耳朵上,细心地守听,时刻准备接收指挥所的来电。没有市电可用的现实情况,让我们这个电台的报务员比起其他有市的电台来,多了几分辛苦。
   在雷电的多次热情邀请下,雨蓦地下了起来,开始还能听出雨点敲打屋顶的声音,随着雨的加大,很快就变成了一种单调的音响,与风声合在一起,变成了一种混声大合唱,满耳都是风雨的喧嚣。借着马灯发出的微弱灯光,可以看到屋檐下那道密集的雨帘。外面的排水沟开始淌水了,这水会直接流进阵地上的那个堰塘里。而阵地上铺满青草的小道也会积满了雨水,明天上午,只要太阳出来,就会催生出许多地木耳来。
   雷电很大,震得耳朵“嗡嗡”作响,一些雷就直接落在值班室近旁,强大的瞬间电流顺着无法撤除的电台天线窜进屋里,在避雷装置接口处激起一阵阵火花,发出“噼噼啪啪”的声音。有的火花大到无法完全消除的地步,就从避雷装置前飞出,像是飞溅的钢花一般。尽管这种情景不是第一次遇到了,但心还是跳得“怦怦”的。
   外面传来一种异响,一道黑影“扑楞楞”地砸了进来,像是被谁抛进来的炸弹,我本能地朝将身形压低,打算躲避,却见那玩艺儿竟然径直落在了桌面上,发出几声惊恐的啼叫。定神一看,居然是一只被雨水打得精湿的鸟儿。这不就是只小八哥吗?瞧那鸟喙的尾端还带着些嫩黄,羽毛都没有长全呢。一定是风雨把它从巢里刮出来了,在黑暗中就冲着值班室的这点光亮闯了进来。
   我将它抓在了手里,小东西一身都在滴水,那颗小心脏跳得比我的还快。八哥是我们军营中最常见的鸟儿,在这里的密集程度比麻雀还要高。儿时,我曾养过一只八哥,它会自己飞出去,玩够了还知道回家。只可惜在喂着它的第三个年头,被老鼠给咬死了……往事在眼前一闪而过,我赶紧掏出手绢,给它擦拭了起来,打算天亮后将它带阵地上去放飞。平时,那里就有不少的八哥出没,我猜那些亲鸟给它们搭建的鸟巢应该也在那一带吧。
   雨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,手里握着小鸟在瑟瑟发抖。我将一个抽屉打开,把里的东西归了一下,留出一个小空间来,把它放了进去。半干的鸟儿立即将身体缩成一团,躲在了那个小角落里。又看了它一眼,这才将抽屉推了进去。
   雷电接连不断,有一种电器被烧焦的味道飘了过来。我知道,这是被引入到避雷器的电流迸发的火花烧灼着周边胶木所发出的。吓人,但却不会燃烧起来。
   在这种天气里,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与指挥所联络的好。因为电台发讯机工作时更容易引雷,这个时候发报,弄不好是会烧坏发射管的。而在部队,烧坏发射管属于重大事故。如果有条件,就是收讯机也应该关闭。关闭了这些可能引雷入室的无线电设备,不论对建筑还是人员都会安全得多。但是,我们却不能。我们是常守听的单位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一天二十四小时,人一刻也不能离开电台。电台发讯机可以到与指挥所联系时再开,但收讯机却必须始终处于开机的状态,只有这样,才能保证与指挥所的联系,时刻准备开启雷达,上报空情。这是我们雷达兵的职责所在。
   然而,也就在这个时候,耳机里传出了指挥所的呼叫声,这是一种隐在干扰信号后面的、若有若无的声音。但是,由“滴答”两种声音组合而成的电台呼号,却是我们每个报务员都再熟悉不过的,就像是你的名字一样。无论在多么嘈杂的环境中,只要一听到这声音,就会明白指挥所在呼叫我们了。我赶紧抓起了抄报用的铅笔,刚把抄报本拉到面前摆正,那边的报文就发了出来。这也是没有市电的连队与其他连队不同的地方。在有市电的连队,指挥所的报务员要与所联系的下属台报务员沟通后,才会发出报文,而对于我们来说,呼叫三遍就发报,是一种特定的要求。
   对方是个老手,电报发得又快又稳,每分钟稳定在一百二十码左右。尽管在平时的训练中,比这个更高的速度我们也抄写过,但是在实际工作中,一般都是按每分钟八十到一百码的速度发报,今天这个速度算是少见的了。再加上雷电和不明电台的干扰,对抄报者的技能要求很高。看来,指挥所的报务员对我们这边干扰很大的情况并不掌握。
   按照在军教连学习时掌握的“压码稳抄”技术,我平息着内心的紧张,一丝不苟地抄写着报文。
   雨下得更大了,风也前来凑热闹,发出阵阵吓人的呼啸,不时掠过长空的闪电挟带着惊雷考验着我的定力和军事技能。放在抽屉里的小八哥似乎也害怕了,在里面不安份地扑腾着,想要找个空隙钻出来,躲到更安全的地方去。它发出的声响,让环境干扰更加复杂,杂音更大。我却顾不上它了,将整个身心全都融入,专心地工作着。
   突然,一声霹雳就落在屋顶,强大的电流窜了进来,全都汇集在了那个小小的避雷装置上,让那狼牙般的铜质消雷器上迸出了一连串铮亮的火花。眼睛的余光看着它们四下飞溅开来,一朵足有葫豆大小的火花飞到工作台上的马灯上,又碎成了无数的火星,散落在手背上,抄报本上,手背感觉到了针刺般的疼痛,这还不是最要紧的,更糟糕的是,与此同时响起的那巨大的声响,不仅让我的耳朵发出长久的轰隆声,也让指挥所的信号发生了短暂的中断,一时间,风雨雷电似乎都不存在了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。也就过了一秒钟甚至更短的时间,乱成一锅粥的耳机里,又传出了指挥所电台微弱的声音,我仔细分辨着,按中断的长短在抄报纸上留出了两栏八个电码的空隙,继续抄写了下去。
   紧张的工作让头上沁出了豆大的汗滴,背上也像极了外面的山崖,在这雨夜里流淌着晶莹的水柱。这是一份长达千余的报文,也是我的军旅生涯中抄得最长的一次电报。当指挥所最后一组代表着电报完结的电码发出,我赶紧通知了油机班发电,与指挥所进行联系。刚好遇上暴雨的间隙,与指挥所的联系勾通后,就进行了报文的校对,我将因雷电漏掉的报文行列数发了过去,那边很快就将这两组电报重新发了一次,又校对了几处不放心的地方,询问了总行数,在雷电暂缓的间隙,结束了这次联络。我的判断是正确的,因那声雷电漏掉的只有两组。
   天渐渐亮了,雨也明显小了许多。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八哥的啼鸣,声音略带忧伤。我的心里一动,莫不是那只闯到值班室的小鸟的父母找来了?正这么想着,关着的抽屉里发出了小鸟的叫声,还有一种挣扎的声音传了过来。我赶紧将小鸟从抽屉里捧了出来,走到门边,外面的亲鸟叫声越发响亮起来,手里的小鸟也在回应,我将手松开,任它飞起,直奔着自己的父母而去。这时我这才发现,那个树上还停着数只身形稍小的八哥,那应该是飞进值班室小鸟的兄弟或姐妹了。这分明就是一家子呀。
   我向它们挥了挥手,看着它们朝着营区的方向飞去。
   交接班的时间快到了,我将桌上的物品收拾妥当,把马灯拧灭,靠在椅背上小憩了片刻,就写起交班日记来。
   耳朵里还在响着,特别是右边的耳朵,大概是离避雷装置更近一些的缘故吧,那鸣声就像是在开火车似的。这个时候我并不知道,正是这次经历让我右耳的听力受到了永久的伤害,那火车般的耳鸣,从此就缠上了我。当然,这是后话了……
   大雨将通往营区的大道冲洗得洁净无比,道路旁的那条水沟还流淌着清亮的雨水。几只八哥在我面前的树上驻足,冲着我啼着,我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一家子,但那声音就像是对我黎明前的行动进行着嘉奖。我将半自动步枪的背得更紧一些,大步向着营区走去。

共4399字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【编者按】《那个雷雨交加的黎明》一篇充满情感的叙事散文,一篇让人回味久长的作品,更是长篇散文《如烟往事》的一个章节。作品采用了小说情节性和跌宕起伏的手法,让散文更具有了可读性和鉴赏性,让我们读者一旦目触,就会欲罢不能,这也是该部大型散文的一个特点,与此同时,作者却又采用了质朴的语言行走在流畅的笔触中,再现了曾经最可爱人的精神面貌和时代背景,让每一个读者重温了曾经的军旅岁月。更重要的是该篇散文不仅笔墨饱满而圆润,更突兀着作者对那个年代那个军旅生活的无限情感。一篇地气浓郁的作品,值得我们品鉴和阅读!佳作,推荐共赏!【编辑:木石语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1910090020】
用户名: 密   码:
1楼 文友:木石语  2019-10-07 22:08:02

问候秋语社长:创作愉快,笑看春秋岁月!

回复1楼 文友::透明秋语  2019-10-07 22:21:04

感谢社长的辛苦的编辑和独到的点评!

2楼 文友:木石语  2019-10-07 22:11:33

再现沧桑岁月的作品,再现岁月留声的作品,值得品读鉴赏!

回复2楼 文友::透明秋语  2019-10-07 22:21:46

一篇回忆军旅生活的作品,还望大家喜欢。

3楼 文友:木石语  2019-10-07 22:12:39

期待更多精彩再现,展示你的风采的同时也再现你的才华!

回复3楼 文友::透明秋语  2019-10-07 22:23:04

谢谢社长。我自当努力。

4楼 文友:闲闲录  2019-10-08 16:38:47

一直带着微笑读完木社长推荐的这篇具有强烈可读性的文章。尽管有些冗长,但确有它生动有趣处,比如开头的“耳朵里像蒙上了一层纱布似的”,这样的通感手法的运用,开句玩笑的话,如果我是编辑肯定不会砍掉它的。另外还发现一处错别字:“不到万不得一”应为“不到万不得已”,哈哈。

5楼 文友:闲闲录  2019-10-08 16:41:21

与郑老开个玩笑,哈哈。其实,写得挺不错的。

共8条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大发分分3D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1-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