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分分3D欢迎您: 游客 ,  【登录】  【注册
新手上路|江山论坛|返回首页|返回上级列表

  【墨派】进养老院 ——我的人生经历之一

作者老头雷  阅读:868  发表时间2019-05-20 18:50:55
摘要:我是个离了婚的老头,为了黄昏恋,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,后来,女方要买房,让我出资,我没这个能力,只好走人,养老院就成为我最好的归属


   2010年11月11日,这天是光棍节,我带着简单的行李,入住距重庆300公里外的沱口养老院,那年我63岁。
   在陌生的城市,我落魄的象个流浪汉,头上天生的几个小黑点,看上去象和尚的戒疤,那是我小时候留下的伤痕,岁月将它变圆变黑。入院的前一天,我特地去理了发,师付问我留多少,我说不留,统统剃掉,光光的象个出家的和尚。我去养老院的消息,没告诉任何人,象秘密出走似的,在马路上叫了辆的士,匆匆驶往沱口,直抵我住的那栋楼前,下车,拎起两个编织袋,逃难似的,溜进楼门,象贼似的把自已藏进屋里。
   我何以沦落至此?请听我细细道来。
   我是从万州女友家出来的,之前说好,磨合期只三个月,万州女友要买房,我无法满足她,只剩离开这条路。世界之大,竟没有我的容身之地,回重庆吗?我已无脸见亲朋好友,去异地他乡?我还要受两大包行李的拖累。正巧,万州女友的八旬老母想去附近养老院,亲自去做了考察,回来对她女儿说,那里如何好,山水如何美,描绘得如天堂一般。女儿不让老母亲去那地方,到成全了我,我不是无路可走吗?那就去养老院吧,我偷偷的去踩了点,果然如她老母亲所说,当即定下一套房间。其实,这个养老院与我有缘,三个月前,我刚入赘万州女友家,她的一大帮亲戚,为欢迎我这个未来的姑爷,专门邀我去龙冠山的避暑山庄,举办了一个隆重的见面会。在山顶,我俯瞰山下,弯弯河谷转折处,薄雾叆叇,水气氤氳,绿树掩咉的幢幢红楼,若隐若现,我从心里赞叹:好一个前有照,后有靠的风水宝地,我若能在这儿养老,此生满足了。真是巧,我此时入住的沱口养老院,正是我从山顶看到的那块地方。
   关于万州女友,我在后面有专章叙述。
   我进养老院,随身带了两样东西,一本书,《禅的智慧》,一个笔记本电脑,新买的。前者,是引导我生活的指南,我活了大半辈子,但活的很窝囊,现在的我,一事无成,没家,没朋友,孤苦伶仃,一句话,活的失败,需要一个智者,指点我的迷津。后者,是我的知心爱人,与我朝夕相伴,我无聊,它陪我玩,我有心事,向它倾述,有了它,我不感到寂寞。
   我活了几十年,最后落了个四大皆空,飘零到万州的沱口。我这人有几分浮燥,养老院好比沉澱池,我入住这儿,把过去的一切沉澱下来,收获的,必是静心与悠远。
   沱口,距万州城西20公里,因长江与小河交汇处形成一回水沱而得名。它面对巍峨的龙冠山,山下经过亿万年雨水的冲刷,形成一个弯弯的河谷,河谷的巨崖高高屹立,象一道长长的城墙。它下面的小河,往右一拐,便是尽头,凹岩上,高悬一道瀑布,似龙口吐涎,这便是小河的源头。弯弯的小河上,经常有三、五只白鹭,贴着水面低飞,沱口架有一座雄伟的铁桥,火车时不时从桥上驶过,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,象美妙的音乐。与龙冠山隔河相对的,是一座不高的石山,山体笔直,如刀切斧劈,站在临江的瞰江楼往回望,这.座石山,宛如一只坐化的雄狮,石山之上,曾经有一个古老的寨子,取名偏寨,如今寨门依旧,寨门前那棵苍老的黄桷树,向路人述说着它往昔的沧桑。
   说石山象石狮,不是牵強附会之词,真的很象。石山东高西低,山脊是一低一高的两条曲线,正好勾勒出狮子的轮廓。由于岩石风化和剥落的原故,垂直的崖壁,呈现出凸凹有致的形状,极象张显力量的肌肉,使雄狮看上去更加威武雄壮。令人叫绝的是狮子的头部,这是狮子最具魅力之处,你看了,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不,简直就是一个技法高超的雕塑大师,经过漫长岁月的精雕细琢,使它成为大自然雕塑的上乘之作。
   它与埃及的狮身人面像,有异曲同工之处。狮身人面像的头部高度只有五米,而这个石狮的头部是它的三倍,狮身人面像完成于人类之手,而石狮的头脸,则纯系上帝的精心雕凿,你若不信,去看看石狮侧着的脸,不由你不赞叹它的酷似之妙。
   石狮的头部,是一面绝壁,恰好形成一个向前凸起的椭圆,高高额头下面,凸起的狮鼻逼真又夸张,似乎只有工匠,才能达到那样精确的程度。而雄狮的眼晴,点缀在额头与狮鼻之间靠后的位置,更是恰到好处。眼睛,是石缝中长出的一蓬绿色灌木,构成圆溜溜的杏眼,似乎散发出幽幽的绿光,远远望去,整张狮脸,因有它而变的鲜活生动,产生出画龙点晴的效果。你会问,既然是雄狮,脖子上就应该有鬃毛呀,有的,你看它颈部,石缝中环生出一长溜的灌木,浓密而蓬松,有了它,雄狮更显的威武和性感。
   石狮身下,是大片蓊蓊郁郁的树林,远远望去,这头狮子犹如蹲在草丛之中。我不知在那里读过,说佛是人中之狮,那未,把石狮视之为佛就有了几分理由,我这人,从小与佛有缘,我入住这儿,应该是冥冥之中,上天的安排。
   石山之下,就是沱口养老院,。
   把镜头拉近,让我们看看养老院的全貌。它地处水边的一片斜坡之上,面积400亩,十几栋红色砖楼,分布在路边坡下,一条水泥马路,连通前门后门,路的两边,大树成荫,又高又密的枒枝,在头顶之上交错,形成绿色的凉蓬走廊。每栋楼名都带“有福”字,比如福熙楼呀,福祥楼呀,福泰楼呀……我先住的福祯楼,后又搬去福喜楼。楼与楼之间搭有拱蓬,临近江边,是气势恢宏的瞰江楼,相连的两道走廊,如雄鹰展开的翅膀,漂亮的琉璃瓦,显示出高档楼阁才有的气派。
   沱口养老院的前身,是万州疗养院,借三峡工程移民搬迁之机,得上海和天津的鼎力相助,建成了今天的规模。
   它的设施完备,有医院,篮球场,羽毛球场和门球场,还有露天和室内乒乓台,每栋楼有娛乐室,对爱好广泛的老人,建立了唱歌班,舞蹈队和诗画社,定期活动,真正做到老有所乐。我敢说,重庆区县一级的养老院,沱口是最好的。这儿不仅山水美,空气也好,每天早晨我爱去小广场做深呼吸,吸入清新的空气,如同豪饮甘露,据说,这儿的负氧离子含量,是别处的几十倍。
   我小时候有个梦想,若我老了,在海边拥有一间小屋多好啊,一边读书,一边看海。可是,到我真的老了,才发现这是个空想,但也不全为空,上帝在关上一扇门时,却替我打开一扇窗,海边变成了江边,买房变成了租楼,我虽没享受海的辽阔,却满足于山水的秀美,这叫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,不能说不是一种福份。
   在这儿入住的老人,有四百多位,其中,地方退休的党政干部呀,教书育人的退休教师呀,占了相当比例,他们都是清一色的本地人,只我是唯一的外来户。我住的20平米的小屋,也有卫生间,在小阳台上放张书桌,就成为我的书房,我大半的时间,就消磨在这里。
   窗前,是一面斜坡,一株矮小的紫薇,正对着我的窗口,迎着朝阳,这株紫薇象被施了魔法,阳光渗透进树的每枚叶片,显的通体透亮,闪闪发光,象极了童话世界中吉光四射的圣诞树。我见过非州的紫薇树,八、九米高,主干粗大如桶,紫色的花瓣落了一地,但我还是喜欢窗前的这株紫薇,喜欢她的娇小和妩媚。除了紫薇相伴,斜坡之上还有棵高大的香樟树,它长长的枒枝,我抬头就能看见,香樟树,散发出一种似有似无的香气,在我心目中,它是神奇而名贵的树种。它树冠如云,树身略略弯曲,有一个象肚脐似的树疙瘩,左右两根长长的丫技,象舞女弯弯的手臂,晨雾中,宛如披着轻纱,随风曼舞,给人如梦如幻的感觉。只见她双腿微弯,收臀凸肚,露出妖冶的肚脐,灵动的表演着异国风情。一次,我玩电脑累了,靠椅子打盹,朦胧中,见一高挑女子,近前扶我,轻声说,老公,你累了,上床睡吧。我一惊,睁眼,人不见了,窗前,只颔首低眉的香樟树,我疑惑,莫非是这树,变妖精来蛊惑我?
   有了紫薇和香樟树的陪伴,我不感到孤独。
  
  
   在屋里呆久了,我也爱去外面转转,这儿名花滿园,古木参天,我却对造型别致的盆景情有独钟,十年前,我曾住过的那个养老所,有几个古扑苍劲的盆景让我喜欢,这儿也有吗?我信步来到浓荫遮蔽的马路边,发现羽毛球场一角,一块孤零零的石头上,竟然长了一棵奇特的黄桷树,这块石头不规则,重约两吨。奇的是,树的根须,象鱼网,将石头牢牢网住。更奇的是,粗壮的树根象一把利斧,将石头拦腰劈开一条缝,然后,树根深深的嵌进去,象蛇似的钻入石缝中。这不就是名为“树抱石”的硕大盆景吗?只是它太大太重,没有托盆来点缀它。
  
   我真算大开眼界,生平头一次看到这种树,没土,没水,没人照应,它照样长势良好。那些密布石头表面的根须,向人们证明了生命的顽強,大自然的规律是适者生存,但一切适者,都是能够战胜环境的强者。
  
   在马路对面的石坎上,我还发现了一处石抱树的景观,两片屹立的巨石之间,长出一棵树来,片石之上,爬满藤蔓,隐约可见片石上镌刻的三个字一一风帆石。两处景点,遥遙相对,各自成趣。
   在养老院,我认识的第一个老人,是耄耋年的程老,他早年是部队的教官,酷好诗词,常赠我以小诗,他的居室,满璧的书画条幅,透出浓重的书卷气。他个子矮小,身体如邓小平般硬朗,他不服老,年年坚持冬泳,在宽长的小河里,经常可见他独自一人,劈波博浪的身影。他说,他以前病多,坚持冬泳十七年,现在什么病也没了,创造了生命的奇迹。他还有一不服老之处,就是纵论起天下大事来,对美国的挤压恨之入骨,似乎一旦有事,他还可以为国披挂上阵,热血不减当年。
   我来养老院之前,家里的花盆内,长了一株豆芽小树,不久枯萎,我想拔出扔掉,但盆土咬的紧,拔不动,遂将其掐断。不料来年春天,掐断的小苗竟绽出新芽,它给我以启示:上帝留下你,一定会帮助你,给你活下去的机会。希望之光,总隐藏在看不见的地方,那怕生命看似完蛋,只要有信心和勇气,就会绝处逢生。昨日的我已经死去,今日的我将获得新生,这就是生命的意义。
   养老院的墙上,张贴着勉励老人珍惜生命的标语,我对“老有所为”四个字尤为欣赏,我虽然老了,还能做自已喜欢做的事,我喜欢思考,我虽然糊凃了大半辈子,但我现在终于明白,什么样的生活,才是有价值的。我还能写作,我要写生命中,曾经与我有过交集的女人。我听说,这个养老院有个老人,七十多了,眼睛高度近视,身子也佝偻变形,他干了一辈子建筑施工,最近,专门雇了个人给他做饭,他则动起笔,想写一本建筑方面的书。我身体比他好,年龄比他小,他能写书,我为什么不能?早在十年前,我就曾经尝试过,后来,失眠症又犯,我被迫搁笔,这一搁就是十年。现在,我重新拿起笔,来完成人生的这份答卷,其意义非同小可。
   佛经上说,神鸟菲尼克斯,满五百岁后,集香木自焚,燃为灰烬,又从灰烬中重生,成为美丽辉煌永远不死的神鸟。我若能给世人留下一部书,不也成了神鸟菲尼克斯?
  
  

共4118字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【编者按】好文!以前读过的尽是些写养老院的老人怎样的孤苦,怎样的内心绝望,第一次见这种积极向上的文字,把自己所在的养老院写成了人间仙境,令人向往。而从低谷中刚刚走出来的“我”,好像涅槃的凤凰,告别昨日死去的“我”,重生的“我”定会成为神鸟菲尼克斯。【秋水霞衣】
用户名: 密   码:
共0条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大发分分3D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1-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