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分分3D欢迎您: 游客 ,  【登录】  【注册
新手上路|江山论坛|返回首页|返回上级列表

精品 【柳岸•往事】山泉,村庄苦涩的泪水(散文)

作者醉里清风  阅读:1123  发表时间2019-01-22 22:45:22


   我对山的理解与别人不同。古人云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”,这是迷信的说法,或许还有更深的隐喻,我无心去探讨。我认为,山不在高,有泉则美。“木欣欣以向荣,泉涓涓而始流。”说的就是泉木辉映的意境,这种意境下的山丘便有了灵气。我也认同,山的高度在于它的灵气。
   黄土高坡,村庄在上,南岗子之外是另一座村庄。我们村散布在南岗子以北,另一村座落在南岗子以南,其间由一条深沟隔开,名曰“碱沟”。这是一种笼统的叫法,“碱沟”之所以为碱,是因为它的水性。沟中有泉,无名,四季常流。泉水性碱,味道苦涩。长久以来,泉水流过的地方浮上一层白色的碱土,这样的泥土非耐碱性植物不能生存,比如说冰草、咸菠菜。即使如此,这口泉也丝毫没有湮灭它的光芒。
   泉为何物?《说文》中解释:“泉,水原也。象水流出成川形。字亦作洤。”科学上说,“泉指含水层或含水通道与地面相交处产生地下水涌出地表的现象。”唯独祖父说的最贴切,他说,那股山泉是村庄苦涩的泪水。在贫困的日子里,黄土大地日夜恸哭,为庄稼人艰辛的岁月凄苦,也为每一个湮灭的灵魂哀悼,就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。我为祖父的睿智啧啧称奇,不识大字的乡下汉子,竟能有如此深邃的见解。
   起初,我并不明白,一口处在黄土深沟的山泉有何特别之处。你看它其貌不扬,在野草簇拥的崖根,流出幽幽地一股苦水,沿着黄土褶沟向下,再向下,没人知道它会流往何处。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才会把它形容的更形象一些。总之,一入冬,田野就变得冷冷清清,让人心生一股凉意。唯有这口山泉依然冒着丝丝缕缕的热气,这是来自两个世界的温差。七八只野鸽聚在崖下饮水,被一群牲口惊飞,划入长空;两只公羊为争取更好的饮水区域大打出手,在农人的斥责声中悻悻散开;曲折阡陌上,三三两两庄稼人牵着牲口依稀走来,拾粪老汉掩下帽沿,将一路的驴粪蛋儿揽进背篓……在荒凉的田野中,这口泉填补了一个清冷的空缺。我说它是一个符号,黄土坡上跳动的名词,比如鸽子,比如山羊,无一不在此驻足停顿;我说它是时间的缩影,清清地泉水啊,淙淙流去,一去不返,那些白花花的碱土就是岁月的痕迹?想来想去,都没有祖父说的那般形象。大概,我还需要更多地接受生活的磨炼。
  
   二
   咸菠菜,一种黄土碱沟独有的野菜,它难道是那口山泉的馈赠?应该是,有苦泉才有咸菠菜,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这句话放在野菜身上同样适用。那时候祖父依然健朗,牧羊,他最喜欢去的地方既是那条沟。我也喜欢去,多好的一条沟,有无数乡间生灵在此安家。野鸽、金花松鼠、黄鼠,还有更多叫不上名称、在其他地方并不多见的生命,这有赖于那口山泉和那些咸菠菜。我喜欢吃这些野菜,生炒、凉拌,口味俱佳。那时候,祖父的模样大概是这样的:手里拄一把经年的牧羊铲,草帽系一根草绳,时而戴在头顶,时而耷拉在背部,帆布包斜挎在腰上,包里面物产丰富,多为沟中采摘的咸菠菜。土是土了点,但小小的身躯里透着庄稼汉的刚毅。野菜在日光下炙烤,成干,这样才便于储存。在那个年代,一道地道的野菜,不失为一种绝佳的调味品。后来我戏称它是“自然的味道”。
   其实,黄土村采食野菜的历史可谓悠久。饥荒年代自不必说,既是近代生活稍显富足也常见乡人趴在沟滩里刨挖。以前听村里老人讲述过去的岁月如何难熬。起初并不以为然,日子虽苦,能苦到何种地步?庄稼人本来就是靠天吃饭,天的主谁又能做得了。现在的天叫作天,以前的天还能变成地不成?后来祖父再讲:他尚且年轻的时候,家中无盐,曾祖母常去碱沟取回碱土,在水中浸泡,除去泥土,以此反复,待水份蒸发完全,才用碱灰充作食盐下锅,几十年的光阴就这么过来了。我怅然,这样的日子不可谓不艰苦,这样的日子不可谓不贫穷。后来思索,如是没有那口老泉该当如何,不敢想象。
   贫穷?我大概还没有经历祖父口中那般的恓惶,但我真正记得缺水是怎样一种境地。三年大旱,颗粒无收,这样的场景你或许会在名剧《窦娥冤》中看到,那是为了渲染窦娥之贞魂感动天地,才让她临死前许下的三庄誓愿一一应验。但你绝对想象不到,黄土村缺水到何种地步。夏日,晨露初白,我的梦境正香,却不得不在祖父的呼唤声中惊醒。对此,我有过抗拒,甚至是怨恨,祖父不该打破我的梦。这在黄土村算得上最平常不过的一件事:大人肩上担着稍大一些的铁皮桶,手牵一头瘦弱毛驴,小孩悻悻地跟在身后,肩上也会担着小巧的桶子,或者是瓦罐。取水的地点便是那口老泉。我记得自己初次担水时笨拙的模样,将两桶泉水扛在肩上,好像扛起山一般的重量。祖父紧紧跟在身后,用言语指点我如何换肩,如何调整步伐。实在不行,信手摘两朵马蹄花放在水面,水便不会溢出来。真是心疼,一滴水胜过一滴油啊。泉水虽然苦涩难喝,总能延续庄稼人的生命。实在不行,饭菜中少放一把盐嘛。
   这样的场景堪称壮观:不知名的黄土坡上,挑水的庄稼汉排成长队,相互喊着号子,咋看咋热闹。上坡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便成了路。九十年代,并不算久远,我记得那时我大概八九岁的年纪。那一段时间像是凄风苦雨,什么都很欠缺,什么都可以欠缺,唯独对水的渴求让人记忆犹新。从那时起,我懵懂的感知到,难道这就是生活?生活的滋味就像一滴水,平谈无奇却并不是波澜不惊,有时清淡,有时酸涩,不管你走多远,那味道不曾离开你左右。
   不知何时看过一部电影,名曰《水罐》,讲的正是我们村缺水的情景。电影中的主人公“满龙”在初次看到矿泉水时垂涎欲滴,梦中也在矿泉水的海洋中遨游,却不知一泡童子尿早已湿透了身下破烂的被褥。很多人看到这样的情节发笑。我没笑,这样的美梦我曾经也做过,所不同的是,我并没有让一泡尿浇醒梦境。当然,我不否认电影采用了夸张的手法,有些场景总是真实的,比如,花妮儿因为弟弟满龙好玩与人打赌输掉水罐,指责弟弟不懂人事。我小时候就因为丢失一只水瓶挨过母亲的鞋底子。由此我们应当感知,“水”在我们的生活中,就像空气一般,总是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,似乎“水”的存在是理所当然,我们却从未想过一旦缺少了水,生活要如何继续?
   不妨再透露一下电影的结局:善良的花妮儿舍不得将记者送她的两瓶矿泉水独自享用,将之交付班主任分与众人,大小孩童如获至宝,喜笑颜开。于是有歌唱到:“蓝天为何美丽?有白云相伴;白云为何美丽?有云彩相伴;云彩为何美丽?有雨水相伴;多么希望天天在下雨。”歌声稚声稚气,电影的结局也令人唏嘘。看到一张张稚嫩的笑脸,我们终会记得,这是一滴水的恩赐。
   不是黄土人,无法感受水的珍贵。黄土人常说:“宁舍一碗油,不舍一滴水”。由此,关于山泉的记忆被保存下来。我记住了那口山泉。泉水清清,来自大地的深处,看起来像乡下人一般淳朴,不声不息地流淌。但我笃定,对这样一口老泉的感念就是对生活的所有祝福和祈祷。
   我坚信自己不会忘记,永远也不会。
  
   三
   你或许会厌倦一汪幽绿的深潭,或许会嫌弃一泓潺潺溪流,却不能不对处在黄土深沟的一口老泉怀起敬意。如果大地有灵,村庄有眼,依稀流出的泉水何尝不像一行清泪。泪水的作用在于,让人感触生活的诸多不易后不得不抬起胸脯,望向遥远的未来。我不是个爱哭的人,却从来没有忽视一行眼泪中流露的真情。
   其实想来,“山不在高,有泉则美”的理论并非我的专利,不是有一句俗语叫“山是摇钱树,水是聚宝盆。”吗?智者乐山,仁者乐水的境界古人早已悟透,我只是肤浅了一些,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水能够比一口山泉更能象征山的灵气。黄土大地,浩渺贫瘠,一口老泉或许是最丰腴的财富。
   故乡的山泉依旧在流淌。透过村庄单薄的夜色,我看到那行辛酸的泪水,没有任何修饰,没有石砌的驳岸的雕琢,没有钢筋混凝土的点缀,淳朴孤独的流淌。储存在山泉中的温度,可以融化坚硬的冰雪,可以化开冰冷的黄土,却给不了我们自私的灵魂一份温饱?
   村庄,一个贫乏的词语。我们在喧闹的都城充实自己的生活,在繁华的街道开阔自己的眼界,唯独空虚了灵魂。我们须知,无论生活如何富丽堂皇,都离不开大田里生长的一棵庄稼;无论岁月如何波澜不惊,都不该忘记山泉中流淌的一股清水。
  

共3192字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【编者按】文章以第一人称的写法,叙述了对山泉的情怀。家在黄土高坡,村子以一条碱沟隔开,沟中有泉水,四季长流,泉水呈碱性,味道苦涩。可这苦涩的泉水,在笔者文中,是美的。起初,“我”并没有对黄土深沟山泉感到有什么特殊之处,是用祖父的话给我了启示,用他的话来形容:那股山泉是村庄苦涩的泪水。家乡的村子是“碱沟”,咸菠菜,是生长在碱沟的独有野菜,假如没有山坡上那口山泉的滋润,这种野菜也无法生存,在那过去的年代,是咸菠菜成了村里人餐桌上的调味品,让饥荒年代的人们不至于饿肚子。那时,沟里的碱土在水中浸泡,除去泥土,待水份蒸发完全,才用碱灰充作食盐下锅。尤其是干旱少雨的年代,这里的泉水更是村里人的生命水,那时真是一滴水胜过一滴油啊!年幼的“我”对当时的场景记忆犹新,真正感受到了生活的艰辛,泉水对山里人的重要性。如今我们的生活不论多么甜蜜,都不应该忘记山泉中流淌的一股清水。散文通过自己的经历,描述了对家乡山泉的深厚情感,叙述出在过去的年代,黄土坡的人们生活的艰辛和对泉水的种爱。散文感情真挚,文笔细腻,雅丽精工,言简意深,感怀岁月,幽思远怀,借物抒情,抒发情素,余韵无穷,亲切自然,贴近生活,情节生动,感人至深,引人共鸣!好文,推荐共赏,问候作者!【编辑:刘柳琴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1901250010】
用户名: 密   码:
1楼 文友:刘柳琴  2019-01-22 22:47:33

欣赏醉里清风老师佳作,为佳作点赞!恭祝创作丰收,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,展示您的风采!

2楼 文友:怀才抱器  2019-01-23 14:35:35

无论岁月如何波澜不惊,都不该忘记山泉中流淌的一股清水。生活原本的味道我醉里清风老师的笔下,怀才抱器拜读。

3楼 文友:金戈铁骑  2019-01-25 11:45:29

一方水土养育着一方人,黄土高原上的一眼山泉,虽涩确也弥足珍贵。亦如西北人特有的朴实,醇厚。

共3条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大发分分3D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1-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