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分分3D欢迎您: 游客 ,  【登录】  【注册
新手上路|江山论坛|返回首页|返回上级列表

精品 【柳岸•往事】那座山(散文)

作者醉里清风  阅读:1343  发表时间2019-01-10 15:07:46

我在那些山包上成长,如同一颗种子,跌落在黄土高坡,受之雨露和滋养,又受之狂风和磨炼,扎根泥土,顶风而立。可我从来没有认真审视过脚下的黄土,对此我自知有莫大的过失。
   在我的潜意识里,那些山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丑陋的,它们沧桑、贫瘠、一无所有,完全不具备成为一座名山的潜质,我断定它们终于不会被人记住。丑陋的东西总会让人刻意回避,这也是我一直以来不愿提及黄土坡的原因所在。这种思想在我的脑海中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,到现在有无改变自己也不能确定。即便是如此,那座穷山依然对我有无穷的吸引力,好像一块极大的吸铁石,时刻吸引着我早已认定的铁石心肠。这样并不显得矛盾,“贫穷”和“吸引”两个词绝非反义,人有时候需要若干种碰撞的思想去记住某一个物体,这样才会根深蒂固。
   我曾经幻想,希望能够登上那座山的峰顶,一览黄土以外的风光。有过无数次的尝试,不知翻过了多少山梁,终是没有攀上顶峰,一座山的背后是更高的黄土山脊。那个时候,我并不明白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,只觉得只要翻过这座山,定会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。对于新世界的探索从来没有停止过,我一度认为是那些丑陋的黄土坡阻断了探索的步伐,恨意便从那个时候滋生。思想的转变源于近日,都市的喧闹让我愈加感觉压抑,办公室的宁静更是令人窒息。想起那座山,想起童年时期荒唐的岁月,慕然间发现,昔日最厌烦的黄土山竟是近日心念的地方。
   我太熟悉那些山峦,目光所触之处尽是黄土人与贫穷斗争的痕迹,到处充盈着生活的气息。在我的记忆中,那些山的原来面貌远不是如此,是小时候的一场大运动改变了它的面貌,让它变得整齐,梯田蜿蜒而上,山依然是山,也变成了大田。变貌后的黄土山缺少了几分野性,倒是多了一些烟火味道。我对那场运动的记忆不太深刻,依稀记得每天晨曦便坐上板车,就能在无边的大山中野一天。后来陆续从老辈的口中得知那场改山造田的运动付出了多大的劳力,持续了多久的时日,才从内心感觉乡下人的生活真的需要一种愚公移山的毅力。听祖父讲,这场运动应该分为两个阶段。60年代,祖父还是一个年轻的后生,一顿饭吃得下七八个馒头。这当然是我的臆想,那个年代仅有一碗清汤,还不能管饱,何来馒头之说?我是听村里乡亲叙述祖父如何能卖力气,猜想能干的人一定能吃。真是穷到了极点,不得不对一座座山包动心思。没有机械协作,那就拿铁锨挖吧,有多少力气就出多少,愣是将光秃秃的山包挖成了一棱一棱的梯田,规模不是很大,每台田地也就四五米宽度,但洒下种子总能生长成庄稼。后来又经过一次整改,时间大概在90年代。农村有了板车,政府又协作调动了几辆推土机,能够减轻不少劳力。但依然是累,推土机在前工作,庄稼人跟在后面平整,还得加固梯田的边角,乡下人称之为“埂子”。现在的黄土山便是那个时候定格的,梯田层层,远望能叫人内心产生一种雄壮的感觉。
   黄土村是有信仰的地方,认为这座山给他们活命的希望,是庇护他们的神灵。祭山的活动不知起源于何时,每年三月初三定期举行,印象中从未终止过。祭山的队伍浩大,仪式庄严,领头的阴阳先生口中念念有词,究竟说甚什么大概没人听得清,我猜想那意思肯定是希望山神显灵,继续保佑他的子孙福泰安康。此时正值草木发青,万物复苏,沉睡的山神老爷听到虔诚信徒的祷告,定会揉揉惺忪睡眼,大袖一挥,给那片黄土坡一个生机勃勃的景象,对此黄土村的乡下人深信不疑。
   那座山是黄土人的山,是他们安身立命的地方。但我更愿意说,它是父亲和母亲的山,因为他们多少年的岁月都没有走出那座山,就像一座牢笼,牢牢地困住他们的身心。缺水的缘故。黄土山无法生长高大的草木,偶有的一两棵老榕树就像眺望的老人,孤零零地站立在坡上。也有某个角落中会生长出一簇矮树,许是那里背风而又潮湿的缘故。坡上见得最多的是一种被乡下人称为“草须”的矮生植物,草茎紧贴在地皮上,就像匍匐的战士,就是这种植物给我的童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。那时候家里拮据,又逢连年干旱,家里圈养的两头青眼骡子饿得只打响鼻,母亲没有办法,只得背起背篓上山寻找,希望可以找到延续它们生命的粮草。所以在那时的黄土坡上,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:夏日的午后,或者是某个傍晚,三五个乡下女人匍匐着身躯,手握一把锃亮的小铲子,将一株株草须小心翼翼地从泥土中剜出来,轻轻地拍打,抖落草根上的泥土,再小心翼翼地扔进背篓中,唯恐掉落一枝草茎。剜草须的日子延续了好几年,父亲谈起那段时光总会叹气说:“那时候真穷,山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宝贝,几年来黄山就像被锄过一样。”这样的说辞总归有些传奇,我不否认父亲在讲出这样的话时略带夸张的手法。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黄土高原的贫困一直延续了多年,就算现代的社会如何富裕,黄土村还是要落后一步。再者,那几年连年天旱,庄稼收成低微,庄稼人靠天吃饭,日子真是捉襟见肘。人缺衣少食,牲口也得跟着挨饿,唯一的办法便是上山寻找野草。
   我悻悻地跟在母亲身后,就像一只刚离窝的雏鹰,需要母亲时刻地照料,才不至于在荒芜的大地上迷失方向。天异常地炎热,无情地毒日炙烤炙烤着这片土地,空气中青烟袅袅,好像再高哪怕一丁点温度大地就要化为灰烬。母亲照常出山铲草,年幼小儿在家无人照料,只能随带身边。我只记得那时天气真热,日光刺在皮肤上生疼,山中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。我嚷嚷着要回家避难,更坐在地上嚎啕大哭。母亲心疼小儿,却又丝毫没有办法。好像那时候是一种启蒙,烈日滚滚,阳光抚摸大地,更摇撼着一颗幼小的心灵,内心滋生的恨意时刻与毒辣的日光碰撞。母亲看出了端倪,骗我说钻进背篓下就能拥有清凉。无疑,在炎热的夏日拥有一方阴凉是具有实质意义的。我真的照她的话做了,把背篓反扣,身躯蜷缩在里面。现在想起来觉得滑稽可笑,因为记得母亲经常会把趴窝的老母鸡反扣在背篓地下,以免它受到外界的干扰,人在有些时候真和动物没有太大区别,在浩大的原野上一样卑微。这就是母亲的山,日复一日地寻找,足迹早已布满山坡。我想如果把这些脚印直线拉伸的话,足以丈量时光的长度。
   父亲的性格里透着刚硬,年轻的时候曾立下誓言,要凭自己的力气撼起这座大山。他对我要求甚严,稍有不慎便会受到他的责打和斥骂。我生性顽劣,时常偷偷跑出院子,和一帮吊儿郎当的顽童在山坡上狂奔,早把老师要求的之乎者也抛诸脑后。做儿童真好,可以完全融进某一件快乐的事件中,不必考虑身前身后的琐事,甚至全然不顾父亲怒意十足的嘶吼。等他手持牛鞭站在我的面前时,自知已经为时晚矣。父亲的愤怒可想而知,将我凌乱的书本扫进,扬言要找一处背风的场所烧为灰烬。我一直认为是母亲的死缠烂磨才让书本丝毫无损,后来才知,父亲所谓的烧成灰烬只不过是坐在山梁上点燃一支旱烟而已。我在面对父亲的时候就像在面对这些大山,长久以来这座山就成了我和他之间的距离。人在面对一座山时,要么豁出命来攀爬,要么匍下身躯听天由命,而我有另一种选择。我踩着山的台阶,既不是太过费力,也没有停止脚步,这是父亲给我的爱。因此,我从不抱怨长期以来父亲对我的严责和逼迫,即使现在我已为人父,立志依然会把父亲告诫我的话原封不动地说给我的儿子听。现在,父亲的背影稍显佝偻,但是只要他站立在山坡上,我依然觉得他像一位刚强的战士。
   在这座山上,我就像一个背囊鼓鼓的行者。我的行走刚开始显得笨拙,甚至可以从一只蟋蟀的眼神中读到怀疑。它目不转睛盯视着我,讥笑一声后遁入荒芜。我也是怀疑自己的,在这样的浩渺之地,人的行走需要时刻叩问脚下的山坡。就如同父母匍匐的身影,几十年的光阴还是没能撼动眼前的黄山。生命就是一次艰辛的行走,命运把我扔在这座山上,我自己无法左右,父亲和母亲也无法左右,我的行走来得更加沉重。人走在风里,与命运抗争,与山峰斗争,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脚下如履平地,不再有那么多的磕磕绊绊。就像父亲的告诫,莫让黄山挡住你的脚步,我一直谨记于心。我需要正视,也需要坦然面对,别无他法。父亲和母亲的一生就被这些山牢牢地困住,脚下的布鞋换了一双有一双,黄山依旧春而荣,秋而枯。莫非此生就该被困在这些山里?我收敛了自己的年少轻狂,以一个修行者的姿态继续前行。
   离开那座大山曾是我最大的梦想。那时候,我甚至暗下决心,一旦离开,将终生不再回头,因为我受够了它的贫穷和堕落。现在,我真的如愿以偿,身居喧嚣的闹市中,朝思暮想的却是如何回到我少年时攀爬的那座大山。好像它已经完全融进我的血液,让人有一种想去洞穿和叩问它的冲动。
   铿锵的脚步声依旧在夜色中回荡,我的行走还未停止,这是黄土山给我的动力和勇气。有时我们太需要这样一座山,它沉沉地压在你的心头,去除不掉、撼动不了,让人即充满恨意又无法忘却,这种交织的情感就像烧融的铁水,不断地撞击你的心房,终会造就一颗坚硬的心脏。
   此时我暂停了脚步,站在遥远的地方深情地观望。这是一片多情的地方,遥挂在碧空中的一轮明月是它温柔的眼神。就像父亲和母亲,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时赐予的微笑。我不悔自己真实地走过。

共3586字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【编者按】品读散文《那座山》,被作者深刻的思想和深远的意境所吸引。“我”对生养我的黄土高坡并不存在好感,因为它沧桑、贫瘠、丑陋,它困住了几代人,阻挡了“我”探索的脚步。但这种潜意识的感想其实是不真实的,原来,我最心念的地方竟是我昔日最厌烦的地方。它贫瘠、一无所有,祖父辈试图改变它,竭其能、毕其力,老辈人有改变大山面貌的坚定信念,虽然没有彻底改变,但这却是黄山人永远不变的信念!那些山不仅养育“我”,还给了“我”斗志,磨炼了“我”的意志。我们世世代代的人背负的沉重,也是使我坚强、奋斗的动力。那座山,永远是我人生的动力!这篇散文有思想、有层次,推荐文友欣赏!【编辑:宫国军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1901120008】
用户名: 密   码:
1楼 文友:宫国军  2019-01-10 15:13:08

大山贫瘠、丑陋,却是“我”无尽的财富,是我奋斗的动力!

2楼 文友:金戈铁骑  2019-01-13 10:55:34

那座山,永远伫立在心中。虽贫瘠但有父辈们朴实的身影,虽丑陋,但支撑了我的梦想。流进我的血液,系着我的情感。撞击着我的心房。拜读精品大作,感受文字魅力。值得品读,期待精彩继续。

共2条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大发分分3D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1-2013